消金新战纪:京东数科的“收”与“放” | 科技All IN时代⑤

五年前那场关于消金的源起之战,奠定了京东数科数字化全面开放的“原始资本积累”。“五年前,如果我是一家银行,哪一家电商告诉我要用他家数据做我的信贷服务,我也会觉得这是要干嘛呢。我只能…

五年前那场关于消金的源起之战,奠定了京东数科数字化全面开放的“原始资本积累”。
“五年前,如果我是一家银行,哪一家电商告诉我要用他家数据做我的信贷服务,我也会觉得这是要干嘛呢。我只能给你做个简单的流量对接,风控和流程还得按照我的来,不然我也不敢试。”耿直如许凌。
然而,五年后,金融科技的发展早已是另一个纪元。
在心理学领域,有“近期未来”和“远期未来”的说法,而“五年”恰巧是一个典型的远期未来的长度。在做远景规划时,人们通常会着重考虑目标的价值和意义。企业在人的带领下,亦是如此。
很多消费金融公司还在为流量互相倾轧的当下,总是快人一步的的独角兽们早已完成“原始资本积累”,准备进入一个消费金融的全新战纪:数字生态的全面开放与共赢。回顾这5年,京东数科是BATJ中率先推出消费金融明星产品的独角兽,“白条”时代的崛起,不仅是样本,更是启示。彼时,“京东金融”朝“京东数科”的进化之路也早已埋下伏笔。
01
消费金融,京东切入数科的起源
跟随者众,引领者缺,金融产品更是如此。不止一个做过产品设计的高管跟公子说过,“鬼才知道我们团队经历了什么。”
然而,如果能做一个成功的产品,往往鬼都拦不住他们。
▲京东数科与各家银行的联名卡
五年前,还没有“花呗”,没有“有钱花”,也没有“微粒贷”的时候,京东“白条”就已经成为了消费金融产品中的爆款。
而对于京东而言,这个爆款的诞生,并非偶然。早在2013年下半年,京东商城就已经着手金融业务,主要是针对供应商的应付账款做供应链金融产品。做消费金融这个想法的诞生,还要归功于CEO陈生强和个人服务群组总裁许凌。
时间拨回许凌与陈生强最初的那场面试,与其说面试,不如说是一场已经“有准备”的对话——
许凌:我以前做的是风控,我现在要做消费金融。陈生强:为啥?许凌:GDP三架马车,消费、投资和出口,后两个是政府主导,只有消费最贴近民生,这一定是未来增长最大的一块,也是最依赖大数据的,是最适合技术年轻人干的事。陈生强:行。许凌:我还有两个条件,我要闭环,整条业务线都是我的;不管我的职级是什么,我要直接向你汇报,不要在你我之间插一个人。陈生强:行。
两位霸道总裁式对话结束之后,2013年11月,白条产品原型设计完成;2014年2月14号,正式上线,火爆程度也超出市场预期——“白条”迅速成为线上消费的热词,用现在的话来说,叫妥妥上热搜。
待到2015年,蚂蚁低调上线“花呗”,腾讯悄然试水“微粒贷”的时候,京东金融又先行一步,在“白条”的基础上诞生了“小白卡”,再次引领了金融科技公司与传统金融“开放融合”的潮流。
当时,作为首个“吃螃蟹”的中信银行,和京东合作上线“小白卡”不到100天,申请人数就已超过100万,效率比传统渠道提高10倍以上,在线申请的核准率更是提高了2-3倍。
彼时,京东金融数字化“全面开放”的伏笔也就此埋下。同年10月,京东金融于国内首次提出“金融科技”概念,成为未来5年的Keyword。
02
消金的底子,数科的里子
就在去年,关于京东金融“不做金融”的讨论,热度不减。靠着各类明星消费金融产品杀出一条路的京东金融不做金融,要做什么?
实际上,结合这5年来看,完全顺理成章。造成误解的信息差在于,大家对“金融”的理解维度并不一样。从专业的角度看,金融的“资产”属性更重,而“去资产化”并不等同于不做与金融相关的服务。
真正应该较真的,不是做不做金融,而是“数科”的核心定位,在金融服务,不在金融业务。这一点,其实在京东做消费金融的时候就已经能看明白——在各类爆款产品诞生后,京东金融并没有盲目追求规模,而是迅速将自己生态开放给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这也是京东数科这五年来最有分寸的“收”与“放”。
“收”的立足点,在风控,也在格局。尽管起步早,尽管没有竞品,尽管成了爆款,但“白条”始终保持较低的费率和较高的授信门槛,同时维持着低于行业平均值50%以上的坏账率和资损水平。原本就是做风控出身的许凌,在一开始就定了两个硬指标:一个是利率,一个是不良控制。
个人消费信贷的产品分期定价保持克制,这与现在动辄1%-2%月息的各类消费分期产品相比,优惠太多。5年下来,白条的信用风险评分模型已经历10个大版本20多次迭代,模型中的变量就有90万维以上。根据2018年相关数据显示,京东白条应收账款不良率下降为0.48%,远低于2018年银行业不良率1.83%。
说到格局,不得不提到2015年,正是京东白条炙手可热的时候,招行和光大先后关闭了京东白条的信用卡还款通道。银行的理由是,信用卡还白条,是以贷还贷;而京东数科则认为,白条的本质是信用赊销。这个公说公有理的事,却没有让京东金融纠结于此,反而是理性而克制地看到另外一个机会:用户与技术的开放与共赢,金融服务能力的开放与共赢。
前述已经提到,小白卡正是诞生在2015这一行业环境下。自首个吃螃蟹的中信后,民生、光大、华夏、广州、上海、招行、北京农商、广发、北京银行、工商、汇丰、中行等银行陆续加入了京东的“开放与共赢”生态,截止2019年7月,小白卡的累计用户申请量已达2500万。
与此同时,京东金融内部的理念也正在迭代:如果说1.0时代是是用技术为自身做金融服务,当前进入2.0时代即用技术帮助金融机构做服务。这个转变的过程,也是京东金融五年来立足“放”的关键。
技术最大的价值,不在资产,而在服务。
03
年少不懂收与放,读懂已经没机会
眼下的消费金融,正在转折期(详情可点击消费金融“矫正期”:谁在抛弃不需要能力的利润 | 科技ALL IN时代③)。
经历过5年的“原始资本积累”,流量战争逐渐迈入历史舞台,未来是属于真正有“能力”者的时代。
什么能力?当然是数字能力,科技能力。
“市场上有很多机构提供了很多种消费金融的产品,但最终是否能让消费者和消费场景通过金融服务提升消费闭环的效率,这很重要。未来在消费金融里,一定是以数据和技术为驱动,通过高度的集约化、自动化来实现规模化。”许凌说。
▲京东数字科技副总裁 许凌
这句话翻译过来,大家都懂的:数据和技术,是搞懂并留住用户的核心能力。而这也是为何许凌做消费金融产品“屡试不爽”的主要原因:
基于白条积累的核心能力,京东数科于今年初试水与区域性商业银行开展信用卡数字化运营合作。“盛京银行ⅹ京东金融联名信用卡”一个月内累计申请量超过19万件,累计核准客户6.7万户,2个月内的交易额达到2亿,卡均交易额较以往新产品同阶段提升150%。而随后4月底上线的 “晋商银行×京东金融联名信用卡”首月发卡突破10万张,当月交易额约1.39亿,再次验证了信用卡数字化运营对区域性银行业务发展的巨大作用。
回顾当初,在白条上线之前,哪有什么金融科技,哪有什么技术输出,在银行眼里,即便合作你不过是个在线流量入口,其他什么流程都没变——
“五年前,如果我是一家银行,哪一家电商告诉我要用他家数据做我的信贷服务,我也会觉得这是要干嘛呢。我只能给你做个简单的流量对接,风控和流程还得按照我的来,不然我也不敢试。”
耿直。但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来说,不经过这些才不正常,谁从一开始就能完全拥有“数科”的能力?即便当年一张流量的入场券,也不是每个做消费金融的公司都能拿到,看看这几年还在拼命计算获客成本的消金公司们,就会更容易发现一个道理:不要以为大家是同学,起点就都一样。
时隔五年,当年那场关于流量的源起之战,京东金融早就打完了,今天的京东数科,面对的世界早已大不同。
以信用卡发卡为例,比起银行传统的模式,京东数科的“信用卡运营”可通过精准获客、风险管理、用户经营等核心环节实现效率提升,帮助区域性银行在消费金融业务中实现超越。科技公司深入参与数字化运营,与银行共享收益的时代正在到来。而这种数字化运营的能力,加之多年的数据积累,正在被京东数科扩展到更多的业务领域。
用流量假装能力输出的“口号时代”已然过去,科技公司的门槛正在提高,真正挤入“能力者”梯队的却是少数,未来也注定是独角兽们的未来。下一个五年,京东数科如何刷新自己的消金战纪,还任重道远。
注: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联系周公子请加微信号:zhougongzihenshuai
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以上观点分享不构成投资建议。
History Review:
Welcome To Link▼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