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江文学》第198期 赵志武 原创小说:齐家

点击上方蓝色文字关注我们吧 齐 家 作者:赵志武 审核:王征祥 编辑:王海峰 已经下班了,同一办公室的同事都走了,林寒冰还是呆呆的坐在椅子上,目光散乱,紧蹙的眉头说明他有着满腹的心…

点击上方蓝色文字关注我们吧
齐 家
作者:赵志武 审核:王征祥 编辑:王海峰
已经下班了,同一办公室的同事都走了,林寒冰还是呆呆的坐在椅子上,目光散乱,紧蹙的眉头说明他有着满腹的心事。这样的工作状态他已经持续几天了,工作中失误不断,主任也批评过他好几次,要不是以前表现得太优秀,领导开了他的心都有了。
林寒冰年近三十,二十三岁大学毕业,参加公务员考试进入县委办公室工作,仅用了四年的时间就坐上了科长的位置,现在已有风声传出可能会升任副主任,可偏偏在这个紧要关头自己的状态出了问题。林寒冰重重地叹了口气,简单地收拾好办公桌上的物品,离开了办公室。
林寒冰娶了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聪明伶俐,娇小可人,永远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可能是从小娇生惯养,自立能力很差,生活中凡事都离不开父母。林寒冰的岳父母都是干部出身,生活宽裕,虽然没到退休年龄,却都离职在家。林寒冰婚后有自己的房子,购楼的绝大部分资金都是由岳父母赞助。平时除了早餐,基本上都是在岳父母家吃,花销很少,几年下来,小两口也攒下了一笔可观的存款。
林寒冰家在农村,父母年龄大了,干不了农活,他在和媳妇商量后,在城里租了楼房,把父母接到城里居住。本来日子过得温馨幸福,但自从女儿降生之后,麻烦来了,家里开始出现不和谐的声音,而且愈演愈烈,逐渐影响他的心情,直至影响到了工作。女儿彤彤今年五岁了,完全继承了妈妈的基因,一样的聪明伶俐,漂亮的像个洋娃娃。她的到来,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浓重的喜气。在孩子出生的时候,刚升任姥姥的丈母娘更是高兴,轻轻的抱在怀里,亲得不得了,只是略带遗憾的口吻说了一句不合她身份的话:“你呀!你呀!怎么就少长了点儿什么呢。”嘴上是这么说,可是就是抱着孩子不撒手,连孩子奶奶要抱抱都不给。
当时林寒冰就注意到老妈阴沉下来的脸和一丝若隐若现的愠怒。在以后的日子里,孩子除了睡觉,基本上就是生活在姥姥家。小两口反而倒没什么事,林寒冰回家也就是上上网,喝喝茶。有时孩子的爷爷奶奶想孙女,也只能是登上亲家的门,短暂的与孙女聚聚,但想要带走是万万不能的,林寒冰的丈母娘总是会找到诸多借口予以阻止,然后客气的端茶送客。而每次林寒冰的老妈都是带着满满的一肚子气回来。双方老妈的明争暗斗逐渐发展成唇枪舌剑,到了林寒冰不可能装作视而不见的地步,两个月前,他去看望父母,打开房门,看见老妈堵在门口,用陌生的眼光看着他,就是不让他进去。
“妈,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你是谁呀?我不认识你!”
“我是寒冰啊!您儿子。”
“我儿子?你姓啥啊?”
“我姓林啊,妈!你怎么糊涂了?”
“你还知道你姓林!滚进来吧。”
林寒冰进了家门,坐在沙发上,正在喝茶看电视的老爸冲他笑了笑,便不再理会他,自顾自地看着正在热播的韩剧。老妈怒气冲冲地坐在林寒冰对面,眼睛直勾勾地瞅着他,看得他直发毛,觉得脊梁骨直冒凉风。
“妈……”
“你真姓林?”
“是啊!妈……’
“你也配姓林?你要真姓林,我们林家的孩子为什么养在别人家里?”
林寒冰终于知道了老妈为什么会这样,赶紧堆起满脸的笑容,麻利地倒了一杯茶水,双手捧着恭恭敬敬地递到老妈手上。老妈愤愤地看着他,接过茶杯,重重地放在茶几上,道:“我今天就实打实的告诉你,你要真是我儿子,就把我孙女领回林家,要是领不回来,我他妈就没有你这个儿子!”
“妈,您消消气,别因为这点儿小事生气伤了身子。彤彤在哪儿不都是您孙女!”
“滚!说什么在哪儿都是我孙女,真是我孙女,我想看看还有低三下四地瞅着人家的脸子求着人家?哪次去看我孙女不是被人家拿着笤帚撅出来的。我辛辛苦苦把你养活大,供你上大学,满指望你养老送终,可现在倒好,养了儿子给了别人,孙女也让人家把着,想领回来亲亲都做不到。我的命真苦哇……”说着说着,老妈开始哭了起来,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先是拍着大腿,到后来竟然打起自己的耳光来。林寒冰赶紧抽出几张纸巾,帮老妈把眼泪擦掉,然后紧紧抓住老妈的手,不让她继续虐待自己。并轻声细语地劝着老妈。老爸眯起眼睛看着这对母子,缩了缩脖子,知趣地把电视的声音调到最小,只有自己能听到就行了。
“妈!彤彤在姥姥家不是照顾的挺好的,您何必非得要领回来?”
“她照顾的挺好,你的意思是说,我和你爸不会照顾?”
“我不是这个意思。妈,其实我觉得彤彤在姥姥家看着对她的成长更有好处。”
“你这个小犊子!你这就是说我们啥也不是,水平低,教不好你孩子,你也不想想,我们是咋把你培养成大学生、国家干部的。好了,你滚吧!以后再也别来,我就当没你这个儿子,忘恩负义的东西。”看老妈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林寒冰无助地看了看老爸,老爸放下手中的遥控器,用眼色示意他赶紧走。林寒冰穿好衣服,道:“妈,您别着急,周六我带彤彤来看你和爸!”
“滚吧!你也不是上门女婿,硬气点儿,怕她们干啥……”
林寒冰没有听老妈说完,赶紧走出了家门。
星期六,吃过早饭,夜里已经商量好了的夫妻俩给彤彤穿戴整齐,一家三口出了房门,准备去孩子的奶奶家。走出小区,林寒冰就看见丈母娘的小轿车刚好停在他们面前。丈母娘摇下车窗,问道:“你们这是去哪儿?我托人找了一个好的英语老师,我要带彤彤去见一下老师。”
“妈,明天吧,我们今天带彤彤去游乐场玩儿,跟孩子不能失约的。”媳妇临时撒了个谎。林寒冰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带孩子去自己奶奶家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干嘛要撒谎。
林寒冰向媳妇投去疑问的目光,媳妇暗中扯了扯他的衣服,林寒冰忍住了没问出声。
“真去游乐场吗?不会去彤彤奶奶家吧?”
“真是去游乐场。”媳妇说道。
“好吧!就这样吧。不过你们要知道,环境对孩子的成长有多么重要!中午早点儿回来吃饭。”丈母娘说完,慈爱的跟彤彤打了招呼,开车走了。林寒冰感觉心里有些堵。他隐约感觉到了丈母娘骨子里的高傲和对自己父母心里的蔑视。他有点儿理解老妈为什么那么生气了。老妈虽然是农民,可是大半辈子的阅历对人情世故还是很敏感的。
到了老妈家,早就等在门口的老妈伸开两手,迎上扑过来的彤彤,紧紧地抱在怀里。祖孙俩一样的开心,不停的在对方脸上亲着。一上午,老妈都和彤彤腻在一起,不是抱着,就是牵着手,不让彤彤离开自己的视线,生怕孩子跑了。直到临近饭时,才恋恋不舍地把彤彤交给彤彤爷爷,和儿媳妇进了厨房,开始煎炒烹炸早上从菜市场买回来的鸡鸭鱼肉。其实林寒冰媳妇只能打打下手,因为她啥也不会干,从小她妈妈对她的政策就是“女子远庖厨”。热闹温馨的午餐过后,还没收拾好碗筷,就响起了门铃声,林寒冰打开一看,见丈母娘站在门外,目光闪烁,鼻子重重的出气,一副果然在这里的表情。
“亲家母来了,快屋里坐。”老爸热情地招呼着。
“亲家亲家母好,我来接彤彤。”丈母娘面带微笑,礼貌的回应着,手却抓起彤彤的小手,拉到自己的身边。媳妇表情忸怩,弱弱地看着自己的妈妈。
“学会撒谎了啊!”声音虽然压的很低,但在场的每个人都可以听得到,大家愕然,老妈的脸拉了下来。丈母娘很有修养地微笑同大家道别,拉着很不情愿,眼里带着泪珠的彤彤走了,媳妇赶紧跟在后面离去。林寒冰没有动,老妈用力地把盘子摔在地上,盘子清脆的断裂声重重地敲击着林寒冰的心。一家人默默地坐了下来,谁也不说话,老爸也没有去看那牵肠挂肚赚人眼泪的韩剧。一直到了晚上,林寒冰才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开。
回到家里,夫妻俩也是相对无语,并没有安慰解释的话。但这一晚,媳妇对林寒冰极尽温存。
又一个星期六,媳妇叫住了穿戴整齐,想要出去的林寒冰,道:“寒冰,妈的手机昨天摔坏了,已经没办法修理了,我们今天到商场给妈再买一个好吗?”林寒冰略微沉吟了一下,便答应了。三个人先是到了丈母娘家,请出丈母娘,然后林寒冰开着丈母娘的车,来到县城里最大的手机超市,经过参考比对,反复协商,终于决定购买一部最新款的“苹果5”手机。
就在林寒冰媳妇准备付款的时候,彤彤突然拉住妈妈的衣襟,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妈妈看。林寒冰媳妇弯下腰,问道:“怎么了?彤彤,你也想要手机?”
“奶奶还没有手机,我要给奶奶买一部。”
“奶奶不需要手机啊!奶奶整天呆在家里,又没有什么朋友。”
“奶奶要有手机!我要和奶奶经常打电话。”
林寒冰对彤彤的表现很是惊诧,心里不由涌起一阵阵热流,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笑意,蹲下身子,对彤彤说道:“彤彤乖,彤彤不闹。今天先给姥姥买,以后再给奶奶买,好不好?”
彤彤扭动着身子,不依不饶的坚持道:“不!我就要今天买。姥姥家什么都有,奶奶家什么都没有。以后姥姥家有的,我就让奶奶家也有。”林寒冰偷瞄了丈母娘一眼,恰好捕捉到了丈母娘眼中的一丝不快,但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很快就不动声色地掩饰了过去。要说彤彤平时就是个“小事儿妈”,小小年纪,什么都懂,平时连妈妈什么时候使用什么样的卫生巾都知道,总是弄得妈妈哭笑不得,所以绝对不好唬弄。
最终,林寒冰媳妇还是满足了彤彤,购买了两部手机。在回来路上,处于兴奋中的彤彤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事情,大叫道:“妈妈!奶奶这个月的生活费给了吗?”
“给了啊!你这小鬼头可真够操心的。”
“下月多给点儿吧!”
“行,多给,不过彤彤要乖一点才可以哦。”
“好的,我一定乖。”
林寒冰从车子的后视镜看到了丈母娘的脸,这时已整个阴沉下了,完全失去了往日雍容高贵的气质。丈母娘的嘴唇轻轻的动着,在大学时与同学玩儿过唇语术的他辨别出是“白眼”两个字。
几天以后,林寒冰正陪同周边某县的县政府考察团在本县顶尖企业腾龙集团进行考察,忽然接到媳妇的电话,媳妇在电话里语无伦次,还不停地哭泣,但最终还是说明白了一件事情,就是彤彤失踪了。
原来下午幼儿园放学的时候,彤彤姥姥去接孩子,得知彤彤已经被人接走了。据幼儿园阿姨讲,那个人彤彤应该是认识,是高高兴兴地跟着走的。林寒冰的大脑好像被重雷劈中了一样,顿时混沌一片,连忙问:“是谁接走的?是男人还是女人”
“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太。”
“会不会是彤彤奶奶接走的?”
“我给妈打过电话,没开机。给家里打电话,爸说妈去超市买菜了,没去幼儿园。”
“我现在有事走不开,我马上报警。你快去幼儿园,协助警察同志调查,我尽量早点儿赶回去。”林寒冰交代清楚,又给家里和老妈打了电话,结果和媳妇所说的一样。他的脑袋里乱糟糟的,接待工作开始出现失误,幸亏主任发现得及时,及早的纠正了他的错误。但主任看他的眼光相当不善。后来了解到情况后,立即打发他回家找孩子,林寒冰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老妈家而去。
到了老妈家,看见笑吟吟的老妈正坐在沙发上,彤彤坐在她的大腿上玩儿得不亦乐乎,脸色苍白的媳妇和一名警察同志站在旁边。林寒冰心中一块石头“咣当”一下落了地。
“妈!你电话怎么不开机?”
“没电了呀!”
“可你去幼儿园接彤彤怎么不先打个电话?”
“打电话?我要是打了,你们还让我去接吗?”
林寒冰无语,媳妇也是一脸的尴尬。这时,彤彤的姥姥也赶来了,脸上铁青,冷冷的目光瞪着彤彤奶奶,而彤彤奶奶也用同样的目光回瞪着她,气势毫不示弱,一时冷场。
“亲家母,我不得不说,你今天做得有点儿过分了。”
“过分?我接我自己的孙女,又犯什么大罪了?还要得到你的批准。”
“亲家母,你也知道,彤彤一生下来就由我带,你也知道我付出多少辛苦。这孩子任性,她要看县城全景,我就要开车跑遍全城。每天接送幼儿园,参加各种学习班,累得我苦不堪言,难道我的付出,还得不到你的一点儿尊重吗?”
“切!不用跟我抱屈,这样的事儿我求还求不到了,你要是觉得委屈,这样,以后彤彤我带,保证不劳累你一丝一毫!”
“我希望这件事是最后一次!”彤彤姥姥起身向外走。
“装什么装!跟我抱委屈,自找的。”彤彤奶奶道。彤彤姥姥脚步一个趔趄。
回到彤彤姥姥家,丈母娘狠狠地教训了林寒冰一顿,林寒冰只是尽量压制自己的诸多不满,默默地听着。彤彤吓哭了,林寒冰和媳妇都没有去哄,最后还是彤彤姥姥把彤彤抱走了。
林寒冰也知道事情到了必须解决的地步,不然以后说不定会闹出什么。在回来的路上,他已经想到了一个方案,那就是彤彤由奶奶和姥姥各带一周,双休日由夫妻俩自己带。他知道自己去和丈母娘说不会得到什么好的结果,便把这个任务交给媳妇。媳妇去了丈母娘的房间,母女嘁嘁喳喳说了半天,丈母娘突然提高了声音:“不行!绝对不行!一对老农民,能教出什么样的好孩子。”林寒冰觉得血往上冲,他快步来到丈母娘的房间。虽然怒火满腔,他还是克制自己,保持必要的礼貌。丈母娘倒是保持着她一贯的矜持,把刚写完的一张纸推到桌子中间。
林寒冰稳定住情绪看了看,上面写的是最近网上流传的一首顺口溜:
妈妈生、姥姥养,
姥爷天天跑菜市场。
爸爸回家就上网,
爷爷奶奶来欣赏。
“妈,我来帮您改一个字,应该是‘爷爷奶奶难欣赏’才对”林寒冰道。
“你说什么?”丈母娘怒道。
“妈,我知道您瞧不起我的父母,不错!他们是农民,可您的女婿,就是由您瞧不起的农民养育的!”
“没有我们的帮助,你能有今天?”丈母娘道。
“是吗?既然这样,我高攀不起,也承受不起。”
“林寒冰,你怎么这样跟我妈说话!你滚!”从不发脾气的媳妇怒喝道。
“好!”怒火中烧的林寒冰转身走了出去,然后传来了重重的摔门声。从那时开始,林寒冰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

林寒冰的思绪回到现实中,他漫无目的地走着。路边林立栉比的高楼,美丽自然的街景,都难入他的眼中。
这时,一阵幼童朗朗的读书声传来:
“……
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
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
……
亲有过,谏使更。怡吾色,柔吾声。
谏不入,悦复谏。号泣随,挞无怨。
……”
这是《弟子规》中的词句。林寒冰停下脚步,静静地听着。又是一道高亢的幼童声音传来:
“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这一刻,林寒冰悟了,他逐渐对解决家庭矛盾有了清晰的思路,毕竟双方父母都是父母。一室不扫,何以扫天下,何况他是有着远大抱负的人。

林寒冰踏着轻快的步子,走上了回家的路。
赵志武
吉林省白城市作家协会会员,镇赉县作家协会副主席,《白鹤原》文学期刊副主编,《嫩江文学》副社长,副主编,多篇作品在全国各地报刊上发表并获奖。
嫩江文学平台简介 《嫩江文学》发端于嫩江之滨、白鹤之乡镇赉。2020年9月,以镇赉县作家协会全体会员为基本力量,以镇赉县作家协会主席王征祥先生为社长,嫩江文学社欣然成立。《嫩江文学》始以微刊面世,采用糖水制作技术,吸纳诗歌、散文、小说等多体裁短小精悍作品。《嫩江文学》是彰显高雅文化的平台,是广大作者的精神家园。其办刊主旨为: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坚持“双百”方针和“二为”方向,高举文学旗帜,创作高质量、正能量的作品,用文学艺术的光辉照亮不甘平淡的生活,用文学艺术的清泉洗涤不甘寂寞的灵魂,让我们的生活流光溢彩,让我们的人生持有品位,让我们心灵宁静幸福,让我们品格中超凡脱俗。《嫩江文学》坚持大格局、立足五湖四海,积极联谊海内外作者,凡真诚支持办刊者皆引为同道。相互牵挽,就能联手并进!感恩遇见,一路就有你我!砥砺淬炼,足可见证彼此成长!我们相信,只要坚守《嫩江文学》阵地,只要有广大文友不遗余力的支持,我们的文学之梦就会成真,我们的文学之花就会绽放!
热爱可抵岁月漫长,请加入我们吧我们的团队总顾问:张顺富
顾 问:周健伟 杜 波 青 竹 李树文
社 长:王征祥
常务副社长:秦 辉
副社长:
王晓阳 杨柏林 赵志武
张照寰 王明忠
文学指导部
主 任:杨柏林
副主任:张照寰 郭承钧 王德才 陆 彬
通讯联络部
主 任:王晓阳
副主任:王海峰 张立杰
人员管理部
主 任:王起龙
副主任:张晓慧
宣传拓展部
主 任:王德才
副主任:赵 清 高仁家
法律顾问部
主 任:陆 彬
副主任:高崇山
播音制作部
艺术总监:郝凤山
主 任: 赵 清
主 播:
绚丽紫 阳 光 保什姐
山竹妈咪呀比翼双飞 雁南飞
办公室
主 任:宋立军
副主任:李金枝
《嫩江文学》编辑部
主 编:王征祥
执行主编:秦 辉
副 主 编:
王晓阳 张照寰 赵志武 王明忠
陆 彬 王海峰 任国有
图片来自网络
本期制作:王海峰
投稿微信:vx1803115673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