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春河故事:白杨树下的芳华(二)

4、中秋他来到拖枝中学的第一个中秋节来临了,作为班主任,学校要自己组织联欢晚会。他叫上班里的男孩女孩,开始布置会场。师范学校里,他选修美术,在前面的黑板上面写上“欢度中秋节”几个美…

4、中秋
他来到拖枝中学的第一个中秋节来临了,作为班主任,学校要自己组织联欢晚会。他叫上班里的男孩女孩,开始布置会场。师范学校里,他选修美术,在前面的黑板上面写上“欢度中秋节”几个美术字大字。配以一些月亮的图,后面的黑板也装饰了一番。
1975年开始筹建的维西县拖枝中学,发展到九十年代,也几经浮沉变迁。位于校园北端的两层土木结构楼房是主体——教学楼。这栋七八十年代当地百姓支持修建的老楼一共八个教室,47班教室在一楼靠东方的第二间。他在斑驳的墙壁上面简单搞了一个学习园地,用于张贴学生优秀作文之类的。就像他在对面拖枝完小就读时,校长张仲超老师(现已离世)把他的作文《我们的校园》贴上门边的专栏,给了他无穷的文学动力。他也想给孩子们一份对文学的梦想,给想象插上想象的翅膀,飞翔。
好不容易天色暗下来了,暮色四合的乡村真美:昏黄的白炽灯开始发光,和天边刚冒出的月亮相互映衬。别班的孩子们开始喧闹,唱歌、起哄声此起彼伏。他带着孩子们也唱着,玩着。初到学校的孩子有些拘束。放不开,他背着吉他唱起曾经教孩子们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唱林志颖的《十七岁的雨季》沈庆的《青春》。
时隔二十几载,有些细节早已模糊不清,有些淡淡的印象镌刻在心底,难以抹去。
大家吃着学校给班费买的月饼,品尝着附近同学自己带来的葵花籽、黄豆、苹果之类,共同感受那个夜晚的时光。
后半段时间,他看孩子们拘谨,有意走开到别班看看。走到每一个班,都被热烈欢迎出节目。喜欢吹口琴弹吉他的他随意表演着,不知不觉快结束了,回到自己的班级,孩子们群龙无首,把水果砸向黑板,汁液流下把画好的月亮毁坏了。他有些懊悔,面对刚来到学校的孩子,陪伴不够让他十分自责。
多年之后,还难忘那个中秋。为此他专门写过一篇《又是一年中秋日》发表在《迪庆日报》。
今年中秋,我凝视墙上灰尘满布的吉他,仿佛一段难忘的往事正缓缓走来……
那是二十二年前的九月。风华正茂的我接任初一班主任。几天来为初踏讲坛的第一个中秋节而忙碌不休。上街买月饼、筹划节目、让同学凑水果、瓜子。有同学从家中带来录音机。每个人都想过一个美好的节目。
眼欲望穿的日子终于如约而来。我们早早便排好桌子,摆满食品,录音机里放着欢快的音乐,整个校园沉浸在一派喜乐气氛中。
乡村的夜晚,灯火阑珊,祥和安宁。我摆弄着六弦琴,几个稀疏的乐音“叮叮咚咚”招来全班孩子们艳羡的目光,心中无比自豪!夜幕不知不觉降临,皎洁的玉兔无声地露出了笑脸。孩子们如一群无忧的小鸟边吃边尽情取乐着。“大家自己玩吧!”我背着吉他到整个校园客串,几乎每个班都拉住不放。引以为傲的弹唱,赢得阵阵经久不息的掌声。走在似水月辉中,脚步轻盈,飘飘然恍如自己就是贝多芬。
时间一晃到了九点多。我回到自己班的教室,狂热的心一下子跌入冰窖。其他任课老师也走光了,几位女生嘤嘤啜泣着。一位男生直言说:“班主任不在,大家枉听着他班欢声笑语,不知是何滋味。”性急的男生把苹果往黑板上砸,我亲手画的圆月图被汁液冲得沟壑纵横。四周一片狼藉。天上月正圆,心中却一片漆黑……
一颗年轻而无知的心,因贪玩而自饮悔恨的苦酒。今夜万家团圆,多少人生活在无边的幸福中。只有自己无意给一些纯真的心灵以巨大的伤害。
又是一年中秋日,我又组织起多少那样温馨的活动。我却面对同事的点唱,有力量再拨动那骄傲不完的琴弦吗?像一个打碎的花瓶如何恢复如初?又是一个中秋日,月亮由残缺变丰满。我想我唯一能做的是,不再制造那一个伤口。面对一茬又一茬幼小心灵,内心油然而生无限呵护之情……
后来,一年又一年的中秋都会来到,无论是否当班主任,他都和学生一起度过。静静守护一个夜晚,享受一份特殊的时光。
和维西一中211班过中秋
和维西一中194班欢度中秋
和维西一中224班过中秋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