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随笔)

从昨日午后起风,飞起的尘沙教人睁不开眼,临睡前,风仍在敲窗,甚而在睡梦里,以强烈的怒吼震碎了人的梦。 这些压抑了多时的风聚在一起,一下子就肆虐起来,它狠狠地刮掉树上残留的叶子,卷起…

从昨日午后起风,飞起的尘沙教人睁不开眼,临睡前,风仍在敲窗,甚而在睡梦里,以强烈的怒吼震碎了人的梦。
这些压抑了多时的风聚在一起,一下子就肆虐起来,它狠狠地刮掉树上残留的叶子,卷起地上的黄土,吹得漫天飞舞,躲避在背风屋檐下的人们在心底暗暗地咒骂着风,风更加怒吼起来,像狼嚎,像虎啸,像狮吼,向天地展示它的威力,把悲伤扬起,仿佛想赶在立春前抓住这一瞬间的疯狂。
风,也是一种大自然的情绪。

忽听得窗外风中夹杂“啪”的脆断之声,老树枯枝,乍然离脱,就像侠客论剑,一招不慎,而后却又能逆气流而行,凝身而耸,虽推力艰难,傲然风骨,仍不服老者,吾心也!
微风,是“因物见形声”,而狂风,便未见其形先闻其声了。
当万物被风吹动的时候,一切便都被赋予了生命,那浓厚的生命的气息,都会拨动你的心弦,“竞持飘忽意何穷,为盛为衰半不同”。若风恰逢其时,人便赞它“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若它的行为极其荒唐,人便憎它“能将尘土平欺客,爱把波澜枉陷人”。

倘或这风,能将半空的阴霾荡尽,能把疫病清扫,那么就在几案的“琴上响余声”,在寂静的夜晚吹响号角,在林端,在花外,在樽前,只为“春阑别意浓”,吟哦叠多重!
假若这风,只是耍耍淫威,将屋上瓦片乱揭,哗然有声,无章无序,那么就要出手治理它了,引风向渠,引恶为善,乃万灵之长的强项。其中岩窍之多,地形之弯,古人尚能“御气犹轻鸿”,击筑沛丰,况乎今人哉?!
风吹过,带来了无穷的思想。

风无影而实存,充满了令人领悟的味道,延展你的思维去领悟风带来给你的生命的含义,这就需要放宽自己的胸怀,扩展视野,将自己的情感寄予风,让它如风一样自由洒脱。
听风,听的是声,听的是风的内核。
若能如风一样,抛开束缚着身心的荣辱,大胆前行,就算刹那星光辉耀,也算不负年华了。
一夜无眠,我在听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