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河文学 · 剧作坊 | 孙智宏 王 钧:象棋高手

象棋高手
孙智宏 王钧
人物 大庆、玉芬退了休的老夫妻俩。
[场景。她俩的家。
[幕启。大庆捧一盘象棋上。

大庆(唱)人到老来没屁事,
只管吃饭和喘气。
特别是我家那口子,
整天陪着电视机。
医生说如此下去要出事,
老年痴呆都是这样练成的。
大庆我每天陪她下象棋,
让她动点脑子花点心思。
(手机响。欲接)……
[玉芬边打手机边上。
玉芬 老头子你看到我手机没有啊?
大庆 (见是妻打的手机。扑哧一笑)……
玉芬 我里里外外旮旮旯旯都找遍了,你说我手机能放哪呢!
大庆 (放声大笑)……
玉芬 我都急死了,你还有心思笑!
大庆 你骑马找马!
玉芬 (发现手机在自己手里亦笑)哎呀,这不是笑死人了吗……
大庆 别笑了,下棋吧?
玉芬 下棋下棋!今天不要你让我一颗棋子!
大庆 不要我让棋子?
玉芬 那样赢棋不算本事!
大庆 你要知道我可是小街上的象棋高手啊?
玉芬 好汉别提当年勇,你最近天天败在我的手下,算什么象棋高手!
大庆 好,今天我要是输了,就算你是象棋高手!
玉芬 自古成败论英雄,今天咱俩一决高下!
玉芬 一言为定?
大庆 一言为定!
玉芬 拉勾!(二人拉勾)还是我先走棋!(走棋)
大庆 杀气腾腾来势凶凶想干啥!
玉芬 三个回合准让你举手投降!
大庆 你就吹牛吧!
玉芬 骑驴看唱本——咱走着瞧!
大庆 哈哈,兵临城下,束手就擒吧!
玉芬 (忽然高兴地手舞足蹈)鹿死谁手还没定呢!
大庆 你拿我的马干啥?
玉芬 吃你的马呗!
大庆 慢!炮打隔子马走斜?
玉芬 我这是千里马!
(唱)我这马是千里马,
北京上海眼一眨。
飞檐走壁本领大,
岂容你把我老将拿。
大庆 (唱)你摸起大锣当小镲,
捡个葡萄当西瓜。
象棋哪有这般下,
你赖皮可谓赖到家。
玉芬 (唱)该吃马时就吃马,
别把赖皮嘴边挂。
摸子如铁是你亲口说的话,
我清清楚楚记在脑袋瓜。
大庆 (愤然地)反正你不能吃我的马!
玉芬 我今天偏要吃你的马!
大庆 你给我放下!
玉芬 我就不放下!
大庆 你到底放不放下?
玉芬 我偏不放下!偏不放下!偏不放下!!(生气地端坐一旁!)
大庆 你你你?(旁白)我真是昏了头了!她自打西藏退休跟我回到老家,身边一没熟人二没亲友,整天抱着个电视,我担心她患老年痴呆才教她下象棋的,怎么下着下着就较起真来了呢。(上前讨好妻子)
(唱)好好好,罢罢罢,
佩服你的赖劲大。
别说赖我一匹马,
(白)就是赖我一只车——
(唱)我也要把你老将来拿下。
玉芬 啊?还说我赖你,这棋我不下了!(欲下)
大庆 没赖没赖,是我说漏了嘴行了吧?
玉芬 反正你的嘴巴两片皮,一会赖一会不赖!
大庆 我还没见过三片皮的嘴巴呢!
玉芬 兔子嘴巴不是三片皮吗?将军!
大庆 啊?又将军了?不行不行!你这是小日本偷袭珍珠港——攻其不备!
玉芬 怎么样没想到吧?
大庆 看把你美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呢!
玉芬 啊?好你个阴谋家!
大庆 不准悔棋!
玉芬 你不让我悔棋,我就吃你的大车!
大庆 炮打隔子马走斜,中间隔着两颗子凭啥吃我的车?
玉芬 告诉你我这是高射炮!
(唱)我这门大炮是高射炮, 比长尾蛇导弹还时髦。
别说隔着两颗子,
即便是隔着太平洋也能打得到。
大庆 (唱)你不按常理乱出牌,
不怕惹出笑话来。
玉芬 (唱)我这是背水一战出奇招,不怕你大庆乱发飙。
大庆 (旁唱)忍俊不禁直想笑,
金兀术今天遇牛皋。
只要她每天心情好,
我的目的就达到。
(对妻)大车你吃吧,
以后我叫你象棋高手!
玉芬 承认我是象棋高手了?
大庆 承认承认!
玉芬 心服口服?
大庆 心服口服!
玉芬 只要你心服口服我就吃大车了。
大庆 真是奇了怪了,最近怎么屡屡败在你的手下!
玉芬 遇到对手了吧?(电话响)闺女,我和你爸在下象棋呢!你爸前天输棋,昨天输棋,今天又输棋。真是小输他爸老输!
大庆 (忍俊不禁地)瞧她高兴成什么样?
玉芬 闺女放心,在西藏那会儿你爸就离不开妈,现在老了就更离不开了。对,有妈陪他下象棋是他的福气。(收起手机得意地)昨天儿子祝贺你输棋,今天闺女祝贺我赢棋,我心里特别舒服!

大庆 闺女儿子怎么一个个都向着你呢!
玉芬 (得意地)他们是我生的能不向着我吗?
大庆 是你生的就不是我生的?当年你在家做姑娘时怎么不生孩子的?
玉芬 那是我不想生!
大庆 没有我的配合,你想生怕也生不出来!将军!
玉芬 怎么又将军了?
大庆 你自己瞧!(手舞足蹈地唱空城计中诸葛亮唱词)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人马乱纷纷……
玉芬 别高兴得太早了!吃炮!
大庆 慢!你拿什么吃我的炮?
玉芬 小卒过河胜似车,看到没有?
大庆 我说的是小卒过河只能向前走,向左走,向右走,不能向后退,你倒好,还回过头来吃我的炮!
玉芬 我说你这个人就是死脑筋
(唱)我这兵是特种兵,
十八般武艺他都精。
开起军舰能下海,
架着飞机能入云。
发射导弹精又准,
指哪打哪就像钉了钉。
吃你一只小炮费啥劲,
还不是弯腰捡根绣花针。
大庆 (唱)我门缝一直看扁人,
错把青蛇当草绳。
赖皮还能赖出理,
坐在家中遇高人。
玉芬 (唱)下象棋也要与时俱进,
我还有百战百胜的火箭军。
大庆 (唱)我车马炮都殒命,
大帅即将被你擒。
玉芬 (唱)我今天又把象棋赢,
玉芬 别说多开心。
大庆 (唱)她开心,我高兴,
玉芬 (唱)同他下棋真带劲。
大庆 (唱)只要她天天都有好心情,合唱(唱)这象棋我越下越开心。
玉芬 我这个象棋高手怎么样?
大庆 飞机上挂茶壶——高水平!
玉芬 (旁白)高水平低水平我心里明白着呢!(诡谲一笑对丈夫)谢谢你输棋噢!
大庆 应该的,应该的!
玉芬 还要好好奖励你!
大庆 怎么奖励我?
玉芬 从今以后洗衣做饭拖地板抹桌子统统归我一个人做,不用你伸手了!
大庆 真的?
玉芬 当然是真的!你就坐在这等吃等喝吧,以后只要我赢棋就奖励!
大庆 你就是我心中的象棋高手!(二人大笑)
伴唱 老妻赢棋心高兴,(二人以动画伴舞)
老夫输棋亦开心。
少年夫妻老来伴,
晚年幸福又温馨。
[造型。灯暗。

编辑 |丁春梅 审核 |徐莲华

征 稿
征稿要求:散文、小说、诗歌、戏剧等,一般在三千字以内。必须原创,必须首发,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文责自负。
稿件请用word附件形式发至:[email protected],并注明姓名、笔名、微信号、作者简介及照片。文章刊出一个月后发放稿酬。如有需要请加《灌河文学》小编微信:15962018580。文章配图如有侵权行为,深表歉意,并请及时与小编联系,酌情补偿。
响水文艺刊物《云梯关》设“烟雨灌江”“诗经”“小说世界”“新蕊”“艺话”等栏目,欢迎投稿,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请您扫码关注
新闻 报纸 文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