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颍州文学.征文】阜阳.刘俊海||父亲给我做铁环

点 击 “颍 州 文学” 关 注 我 们 吧!2020138期 总第138期父亲给我做铁环文/刘俊海在一家大型商场外的广场上,竖立着一座座古铜色的的跟真人大小差不多的雕塑,在色彩缤…

点 击 “颍 州 文学” 关 注 我 们 吧!2020138期 总第138期
父亲给我做铁环
文/刘俊海
在一家大型商场外的广场上,竖立着一座座古铜色的的跟真人大小差不多的雕塑,在色彩缤纷的映衬下,尽显时代发展的文化魅力。其中,有一系列充满童趣的雕塑,简直惟妙惟肖。每一组雕塑所呈现的内容都是那么的熟悉,无不令人浮想联翩。站在几个儿童推着铁环的塑像前,天真活泼的神态,勾起了我童年的回忆。是啊,我也有过这样的一个铁环。时间悄悄回溯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我们一群不知疲惫的痞孩子,放学后,就把书包挂在树枝上,聚在一起无忧无虑地玩耍。我们玩的内容虽然有些贫乏,都很纯真。小伙伴们开始推着铁环玩的时候,我还没有铁环。他们推着铁环跑在路上特别的拉风,我也只能跟着他们跑。偶尔有要好的伙伴,把自己的铁环让给我推一圈。由于没有自己的铁环,推铁环的技术就不如他们好,时常会惹来他们的嘲笑。从小伙伴那儿打听到,他们的铁环有父亲给做的,有哥哥不玩了留下来的,也有关系好的叔叔帮着做的。我也找父亲要过,父亲就以不会钳工为由,拒绝了我的要求。
在单纯的年代,单纯的我只是想有个属于自己的铁环罢了,绝对没有相互攀比的意思。因为,我正是推铁环的年龄。在课本上,放飞我的梦想,画了好多圆圈,有大圆圈也有小圆圈,这些圆圈都是我的铁环。想了很久,也想不出谁能帮我做个铁环。那就算了吧,还是靠我自己。那个时期,家家的柴火棚里都摆放二个粪桶。箍粪桶用的箍,有铁条做的,有竹条做的,也有铁环做的。曾想过把家里的粪桶砸了,因为粪桶上就有二个铁环。如果真地把粪桶砸了,挨顿打恐怕还是轻的,所以没敢这么做。砸别人家的粪桶也不行。自己再痞,也痞的有度。另外,痞孩子的最大好处,就是面对困难不退缩,好动脑筋想办法,有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干劲。既然粪桶不能砸,就想办法自己做个铁环。做铁环,首先要有根钢筋才行。我从家里找到一根绳子,把小伙伴的铁环平放在地上,用绳子沿着铁环量了一圈,再系个死结(后来才知道那叫周长)。把那根绳子当裤带系在腰上,遇到有钢筋的地方,就抽出绳子来,量一量钢筋的长。当量出长度正好的钢筋,不是太粗了,就是表面上有一道道螺纹,无法做出满意的铁环。一次次失望并没有气馁,反而坚定了我找到钢筋的决心。功夫真地是不负有心人,后来终于找到了一根合适的钢筋。钢筋有了,怎么把钢筋弄成环呢?想到了表面光滑又是圆柱形的电线杆子,只要把钢筋服帖到电线杆子上,铁环不就成了吗。于是,放学回来,也不和小伙伴们出去玩了,我把钢筋箍住电线杆,一手攥住一个钢筋头,使出吃奶的劲,希望这样能把钢筋拉成铁环。左手没攥住钢筋头,反弹回来的钢筋,倏地一下,打在我的头上。自己打伤了自己,再疼也不会哭的。然而,下班回来的父亲正好看到我在瞎折腾,也意识到危险,就过来一把拧住了我的耳朵。“戳到眼睛就会瞎的,你这孩子是要干嘛。”父亲的训斥,也是我没有想到过的危险。现在想想,确实有点后怕。耳朵被父亲的手拧着,只好歪着头,斜着身子说:“我要做个铁环”。父亲迟疑了片刻,松开了拧我耳朵的手,看了眼地上的钢筋,然后,背着双手边走边说:“拿着铁条回去。”我噘着嘴,拿着钢筋拖在地上,看着父亲的背影,心里怨恨道,真是倒霉,刚开始做就被发现了。回到家,父亲找来一把劈柴用的斧头,要过我手中的钢筋,在家门口选了一块大石头。父亲就蹲在石头旁,一手紧紧地攥着钢筋,一手举起斧头,先把钢筋头砸弯,然后再一点点地向后砸着钢筋。父亲是在给我做铁环,让我兴奋得不知道干什么才好,就像吞了一大口蜜,满肚子的喜悦,又说不出来。我蹲在父亲的面前,看着父亲手中的斧头有力而准确地砸在钢筋上。不解地问父亲,为什么要从钢筋头开始砸呢?父亲头也没抬地说,要学会走路,脚得先着地,什么事都得从头开始。父亲怕砸钢筋时蹦出的铁花或碎石会剌到我的眼睛,就叫我离得远一点。伴随着铛铛的响声,笔直的钢筋在父亲手中已变成环形。哦,原来铁环是这么做的。五月的天,开始了一年的炎热。豆大的汗珠像是粘在父亲的额头上,滴下一珠,新的汗珠又粘在了父亲的额头上。父亲一直把钢筋砸成一个漂亮的圆圈,才放下手中的斧头。我想是铁环做好了,可父亲却将铁环平放在水泥地上,用脚踩着,拿起斧头又砸了起来。天黑了,母亲又一次来催父亲吃饭,父亲总是说先不忙。他拿起铁环,放在眼前,眯着一只眼瞄了瞄,然后说:“没有电焊,也只能这样了,推的时候可能有点响。”说罢,父亲又从厨房里找来一根通火用的铁条,先把铁条的一头砸成一个钩,再利用水沟的水泥沿边,把那个钩砸成直角。更让我感到骄傲的是手柄的尾部还有个把手,这是别的伙伴们都没有的。他们的手柄,都是用一根小竹竿做成的,没有我的好看,更没有我的牢固。兴奋不已的我,推着铁环围着父亲跑了好几圈。铁环在路面上发出的响声不太清脆,有点像是敲破锣的声音,但我很知足,也许天上的月亮都羡慕地看着我推着铁环。父亲捡起地上的斧头,默默地回到家。我兴高采烈地要到伙伴家去炫耀,父亲严厉地把我叫住,让我回家吃饭。
我脖子上套着铁环,手里拿着手柄,在小伙伴们面前甭提有多高兴了。我们推着各自的铁环在上学的路上狂奔,比谁跑的快,看谁的铁环先倒;在学校的操场上画个8字型的圈,相互比着铁环压线绕8字时,看谁的铁环先出线。童年的铁环,虽然丢在了我成长的路上,但童年的记忆,我一辈子也无法遗忘。犹如父亲砸铁环时那伟岸的背影,洒脱在我的一生当中,使我陶醉和抚慰。都说父爱如山,铁环的记忆就如大山一隅。当我也做了父亲,在为自己的孩子做一些力不从心的事时,深深体会到父亲当年为我做铁环时的艰难。也懂得了,在父亲的背后有我自己的影子。看着充满童趣的塑像,我怀念着拥有铁环的快乐童年。那圆圆的铁环推过我生命的每一秒,我的灵魂、意识、思想,哪怕还有在现实生活所遇到的坎坷。怀念父爱,勇于担当,将童趣与我的生命揉和在一起。即使已岁入花甲,我仍然想推着铁环,回到梦一般的童年,再次走过当年那条无忧无虑的路途。离开塑像群,踏着粉色的夕阳,感叹着一去不回的时光。照顾好年迈的母亲,也是父亲那默默的眼神中所流露出的真情。祈祷父亲在天之灵幸福安详。作者简介:刘俊海,阜阳市作协会员。从小就爱好文学,平常最爱阅读,也乐于沉浸于书海。但不知不觉间,竟然已过了这么多年,岁入花甲,方拿起笔来创作。

本期审核:肖龙 编辑:肖龙
▼往期精彩回顾▼
【颍州文学】平台发布||《颍州文学》征稿须知
【颍州文学.平台发布】|| 关于举办“孔一坛”杯“说出你的爱” 父亲节征文活动的通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